双重"警钟"!为什么钟南山张文宏都强调保持防控?


因涉嫌性剥削儿童并传播色情视频而被移交检方的“N号房”事件嫌犯赵周斌,26日首次接受检方调查。当日,他身边没有陪同的辩护律师、只身一人接受调查,原因是“律师详细了解案情后,十分震惊,已拒绝为其辩护”。

“政府至今还没有给我们提供帮助,所以我们只能靠我们手上还有的途径了”,他说。

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儿童色情网站的“猎手”,加入到举报者的行列中。

次年,湖州市中级法院以运输毒品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十二年。

图自“洋葱新闻”的“报道”

一名通过该平台给自己餐馆员工众筹工资的餐馆老板也表示,GoFundMe其实并不能解决他长远困难,因为他众筹到的钱只够支付员工几周的工资。

韩联社报道,当地时间25日上午,韩国警方将“N号房”事件嫌犯赵主彬(音译)送交检方,并将其公开示众。赵主彬说,向所有受害人谢罪。这是韩国首次引用《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》规定,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的案例。

《纽约时报》还在这篇报道中将GoFundMe称为了“美国的安全网”,称比起传统申请贷款时要面对的那些官僚主义的繁琐手续,这个众筹平台只需要点几下鼠标就可以设立起一个求助页面,因此该平台也成为了美国人在应对疫情以及其他灾难时的“金融安全网”。

最后,《纽约时报》还通过采访列出了一些如何能让人们更好的筹到钱的办法。但该报也指出,平时利用GoFundMe求助的人中,只有27%的人能够实现他们的众筹目标,而在如今的疫情之下,只怕情况会更加艰难,除了僧多粥少,还因为原本的援助者可能自己也在面临困难。

韩"N号房"事件嫌犯接受检方调查 没律师愿为其辩护